繁星|学会漫不经心地追问他的归期
更新时间:2018-12-05

人常说,“君子出行,莫问归期”,但作为亲人的出行,家人却早已养成“爱问归期”的习惯。那一声声直白的询问,简单而随意,里面却藏满了浓浓的牵挂……

我又联想到我本人。唯一的儿子去了外市工作后,离家并不遥远,但每次的相聚也只限于稀稀疏疏的几个假日。每次获悉儿子要回家的那几天,我总是忙得寝食难安。我会频繁地去逛超市,将儿子平素爱吃的蔬菜水果一股脑地搬回家中,还会刻意准备些本市特产,留着他带回。见到儿子的一刹那,我依然习惯着摸摸他的头,捶捶他的背,而后再去催他洗手吃饭。饭桌上,我也会漫不经心地追问他的归期,之后无悲无喜。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便如母亲一样,推掉所有的应酬跟出行计划,日日呆在家里守候儿子……

不禁得想起了母亲。我是家中独女,自从远嫁他乡之后,只能利用每年的寒暑假时间回老家去探访她。我的每次回家,都成了母亲的头等大事,见到我的那一刻,她总会先围着我细细端看一会儿,之后用“胖了”或“瘦了”的字眼进行一番评论,接着便办展览般,一股脑端出事先准备好的特色小吃,开始一一催我品个够。可只过了一小会儿,母亲便会警戒地问起我的归期,得到答案后,从第二天起,她便忙着履行自己的“小盘算”——为我精心晒制地瓜干,筛选野山菇,酿制蜂蜜枣……这些货色都是我临走时定要带回的。母亲忙碌的身影常常让我有些不忍。本来,母亲的心里对我的每个归期早就估算好了,只是她不愿直白地向我说出罢了。

作者:李玉顺来源:扬子晚报编辑:华明玥

标签 归期 麻木粗心 母亲 朋友 繁星

受朋友之邀,有了一次去海南游玩的机会。出行日期定好之后,我开始了一连串的购物活动——大容量的旅行包,随身换洗的衣裤,遮阳用的花雨伞跟宽檐帽,还有带给友人的多少样礼品……老公倒也热忱,逐样帮我买回,并毫无怨言地甘当我的“力工”。向导图终于发到手了,老公当先一步,细细地将旅行路线图察看了一番,而后开端掰着指头共计归期。看着他孩子般的纯真模样,我一阵微笑,调侃着说:“干吗算得这样仔细?我还想在友人那儿多勾留多少日呢!”话音刚落,却遭致老公的一顿鞭笞:“你还是早点回来吧!就你那身体,南方菜怎会吃得惯?回来时早点打电话,我开车去南站接你!”老公谈话向来霸气,这次的语言却极耐听,直听得我两眼潮湿一片。原来,他是如此在意我的归期!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铁算盘高手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